苏珊·德夫林:光环与热爱

苏珊·德夫林:光环与热爱

当苏珊·德夫林和朱迪·德夫林这对姐妹在首次亮相1954年的全英赛获胜时,她们在向父亲、爱尔兰羽毛球名宿弗兰克·德夫林看齐的职业道路上迈出了成功的第一步。

弗兰克在他辉煌的职业生涯中曾夺得18个全英赛冠军。多年后,他的女儿们将这一姓氏在羽坛的荣耀继续传承了下去。朱迪获得过17个全英赛冠军,其中6个冠军来自和她妹妹苏珊搭档的女双项目。德夫林一家可以称得上名副其实的首个“羽毛球家族”。

父亲弗兰克是羽毛球名将,母亲格蕾丝是优秀的网球运动员,生在这样的家庭中,朱迪和苏珊注定要走上体育的道路。

 

生在“羽毛球世家”给你带来了压力吗?

“这些只是我父母的成就。我当时还非常年轻,我不知道父亲获得的那些冠军意味着什么。但是我从很小就开始练习羽毛球了。(那些荣誉)对我们姐妹来说并没有产生很大的压力。”苏珊说道。她在与爱尔兰著名运动员法兰克·皮尔德婚后改姓,以苏珊·皮尔德的名字继续活跃在羽坛。

“当我们还小的时候,父亲会和我们一起打球,但只是向我们展示各种技术。我们当时唯一明白的是步伐很重要,是一切的基础。他和几个有自己的球场的朋友,经常在周末时带我们一起玩。那时还是以娱乐为主,同时尽可能地锻炼我们的身体。”

苏珊和朱迪还擅长其他运动,如网球、曲棍球和网棒球。她们是当时顶尖的网球双打组合之一,有一次甚至打进了美网的四分之一决赛。她们还代表美国在国际上参加过曲棍球比赛。

但他们在羽毛球项目上取得的成就是最高的。特别是在1950年代中期和1960年代中期之间的全英赛。苏珊也是在1957年和1967年赢得尤伯杯前两支美国球队中的一员。

 

德夫林姐妹为何选择了羽毛球而不是网球?

“体育对我们来说不是职业。我们热爱体育。我们希望不断变得更强。朱迪比我更加热爱体育。我在年轻时也只梦想过只练习一项运动并取得成就。”

苏珊把姐妹俩在双打上的成功归因于她们之间对彼此的互相理解。

“我们对羽毛球的见解很多都是相同的。我们在练习时对阵比我们步伐更快但杀球不强的男运动员,(局面)是对我们有利的。我们在训练时都不会专门训练体能。”

“我认为你必须享受你正在做的事情。我阅读过许多各种关于网球运动员的书,首先想到的是阿加西,他是真的讨厌网球这项运动,他完全是按照父亲要求的去做。这样的人不止他一个。这样的事情绝不会发生在我们身上,运动对我们来说享受,父母也没有给我们任何压力。如果我们做得很好,父母还会表扬我们。当你在一件事上越做越好时,你对它的兴趣也会越来越强。我们都会一直坚持到最后,尽全力不输掉任何一场比赛。”

苏珊在美国获得了生理学和细菌学的双学士学位后,留在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工作。婚后她迁往爱尔兰,继续作为运动员为羽毛球运动做贡献,后来又担任过教练和行政人员。她因为对羽毛球的贡献而获得了诸多荣誉,包括美国羽毛球协会的肯·戴维森奖和IBF(现在的BWF)颁发的优秀服务奖。

现在的比赛和之前的已经截然不同了。苏珊发现现在的运动员变得更加健美、跑动速度更快,她认为拍框材质从木材到金属的变化是导致这项运动发生根本变化的原因。

“现在的比赛极大地强调体能,运动员要能连续跑步一个半小时以上,而较少强调怎样得分的战术和配合。任何试图骗过对手的小技巧,在金属拍普及的时代下越来越难实现了。”

 

在你还是运动员的时候,那时的训练条件令你印象最深的是什么?

“那时我们没有暖气。天呐,曾经我参加苏格兰的一场比赛,天气太冷了,甚至连苏格兰人自己都受不了。更衣室里没有暖气,简直太难受了。但是你必须克服它。因为对于所有球员来说,条件都是一样的,你需要尽力而为。”